“兄 弟”

    夜深了,随着他们的离开,病房里渐渐安静了下来,躺在病床上,闻着医院里特有的浓浓的药味,看着身边靠在椅子上疲惫不堪的妻子已经熟睡,我没有一丝睡意,在这里,电脑前 我写下了,不是因为感激,只是想让更多的人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里感受到纯真的友谊,仅此而已。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只求朴实而真挚。
    这里说的兄弟,不是我的同胞兄弟,而是在平时工作、生活中彼此志趣相投建立起深厚感情的“兄弟”。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今年春节,因一次意外,大年初六那天我住进了医院,在医院那十几天,我被浓浓的友情、亲情紧紧包围着,忘记了伤痛,尽情的享受着他们给我的爱。时值亲人、朋友团聚的时侯时侯,在医院里,看着接待来陪我聊天的兄弟们忙碌的妻子,看着可爱的小侄儿因担心的嚎啕大哭,看着叛逆期的儿子默默的流泪,看着他们焦虑的眼神,嘴里却聊着逗我开心的话,朋友的关心,领导的问候,那一刻,幸福的眼泪慢慢流出眼眶,说不出任何感激的话,我也知道,他们不会愿意听到这些,任何感激的语言在友情、亲情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一位兄长,我们在工作中相识,虽然才短短的一年时间,但是这个兄长,在一些和我交往的细节上常常让我感动不已,我们是朋友,是知己,更是兄弟。工作中,他是我的领导,工作之余,我们无话不谈,他从别人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已身在湖北,当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一句“兄弟,你还好吗?”我热泪盈眶。
    人生路,路漫长,兄弟们,有你们一生不会再寂寥。人的一生会遇到无数个朋友,有好的,有坏的,有红颜,有兄弟,有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也有酒肉臭的小人之交。兄弟似乎是个很简单的字眼,但又能有几个人把它猜透?兄弟,人类在造字初期的时候就考虑到,兄弟是相互依存,两者缺一不可!“兄弟不是那个和你随便说声“嗨”的人,兄弟是一个可以给你依靠着哭的肩膀;是一口你放心把内心的痛苦往里倾注的井;是一双把你从绝望中拉出来的手;是一种在你有困难时不离不弃的情谊;是面对面坐着不说话都不会觉得尴尬的人。”这句话是我在一个老人嘴里听到的,虽然觉得很有道理,但是总觉的不免有一些绝对了,在我看了兄弟是个很神圣的字眼,有的人只能配做伙伴却做不了兄弟!也许我说这句话,很多人会说我不会交往,人际关系不行。对,我的人际关系的确不行,长这么大了也只有那么几位兄弟而已,不过我不感到难过,我幸福,因为有他们就够了。当你身处困境,需要亲情的关怀、需要友情的温暧,需要金钱的支援时,你珍贵的亲情友情是勇敢在线还是委婉隐身?历尽尘劫,你会看清一些人,看透一些事,该删的就删了吧,时间有限,别浪费在虚伪的应付上。锦上添花的朋友太虚无飘渺渺,雪中送炭的兄弟一定记得要一生珍惜。做兄弟,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一生有这样一个知你懂你的知已,更是难得可贵,这一生,只一个,就该心满意足。但不管以后我们会怎么样,我都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永远是我最亲爱的兄弟,我永远会记得我们曾经的快乐的日子,永远只记得你们的好,永远会默默地祝福你们。感谢你们在我的世界里出现过。人生路,路茫茫有你们就够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对我的包容,理解!爱护!
    对你好的人不多,有的话,就要好好珍惜。这样的兄弟,你有几个?(刘勇/文)
时间:2013-4-2 10:19:40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