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抠 抠”

    杨抠抠,(抠,在四川话里解释为“节约、吝啬”)员工们都这样亲切的叫他,他开玩笑说,我乐意接受这个名字,如果因为我的“抠门”,既能控制成本,又能提高大家的福利待遇,我“何乐不抠”呢?
    其实,他本名不叫“杨抠抠”他叫杨海,中共党员,五公司机械化工程公司路基作业队队长。 1992年从武警部队脱下军装加入五公司工作以来,参加过多条铁路、公路、桥梁建设,担任过总务、测量主管、主管领工员、技术主管,工区长岗位,在每个岗位上,他以尽职尽责、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率直坦荡的为人赢得了同志们的称赞。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平凡的岗位,也能成就大事业”。
    说起“杨抠抠”这个名字的典故,还得从他任机械化工程公司乐自项目路基作业队队长期间说起,他在项目成本管理上“抠门”,要求以满足施工生产、生活的需要为前提,为加速资金的周转,减少资金的积压,尽量降低各种用品的库存数量,做到随用随买,基本实现“零库存”。大宗材料、机料、办公用品的购买,在价格、质量上必须货比三家,不流失一分钱。每天的施工设备及人员安排他都要参与,要求做到“物尽所用”,避免因设备、人员闲置、返工等影响项目成本的事情发生。管理方面更“抠门”,他能随口说出料库有多少桶润滑油、油库有几吨柴油、挖掘机、推土机最近换了什么配件,小到某个部门有几个钉书机他都一清二楚。去他那请示招待费是最难受的,必须接待吗?几个人、这些他都要问清楚了再定接待标准,超出标准还要自己贴,说得你都不想找他请示,自己出钱接待算了。他对自己更“抠”,给他配了一台皮卡车,除了检查,他基本不用,大战期间,他把皮卡车驾驶员都安排去记车数,自己每天走路去工地,还说走路比坐车看得更清楚,更能够发现问题。久而久之,“杨抠抠”就这样叫出名了。
    2012年2月,杨海从乐自项目调到恩来项目担任路基作业队队长,二工区工区长。刚到湖北,坐上来车站接他的车就直接去了工地,那天正下着大雨,便道车进去不了,他就走路进去,两个半小时走完全程五点五公里,等他再回到车上时,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衣服、鞋子全是稀泥,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颜色。回到工区,他马上找总工和工程部长了解详细情况。机化公司2011年7月进入恩来高速公路施工现场后,由于征地拆迁、资金紧张及长雨季影响,基本上处于半停工状态,了解情况后,马上召集部门主管及领工员交流意见,他主张,现在是长雨季,没有施工条件,我们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克服一切困难,想方设法把征地拆迁处理好,雨季过了我们就可以全面开工。为了解决征地拆迁问题,他“缠”上分管征地拆迁的县领导,白天在办公室“缠”、晚上在人家宿舍楼下等,吃方便面,睡车里。还笑着说:事情办好了,旅馆费也节约了。县领导被他“缠”得没办法,也被他这种工作精神所感动,放下其他工作,全力投入到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中,在他的努力协调下,久拖未决的征地拆迁问题逐步得到解决,为下一步施工打下基础,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随着长雨季的离开,他更忙了,一起床就直接去工地,组织协调机械设备、人员,监督质量、安全,午饭、晚饭都在工地和员工们一起吃。找他办事的人都说:要是在办公室能找到杨队长,那你运气太好了。要想找到他,直接去工地。
    “盈利才是硬道理”,是企业永恒的主题,九月,是恩来高速项目组织开展“喜迎十八大、奋战七八九、争创新业绩”最关键的一个月,也是土石方施工的黄金季节,为了完成“扭亏为盈”的目标,必须“背水一战”。他每天最多只能休息5个小时,根据施工需要,组织了一批外租设备加夜班,为保证工地正常施工,白天跑资金、协调地方政府,晚上还要抽时间去工地,根据施工现场情况预排第二天的任务,再回办公室处理白天没有时间做的日常事务、研究图纸,优化施工方案,基本上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2、3点,他开玩笑说:晚上不听见机器的轰鸣声,会失眠。
    杨海虽然在其他地方“抠门”,但对员工从来不“抠”,他说:我一个人能力有限,工人才是我们的第一生产力,要让他们体会到在福利待遇及“人性化管理”上面公司对他们的关心。他参与拟定的《计件工资及单车核算实施方案》在机械化公司恩来点顺利实施,让一线员工明白了干多少工作得多少收入和多干多得的道理,大幅度提高了一线员工的积极性。就因为他的“抠门”、精打细算,在他的带领下,经过全体参战人员的努力,机械化公司恩来项目路基作业队终于从2012年上半年亏损三百多万的泥潭中走了出来,扭亏为盈,至2012年底,完成了总产值的70%,盈利二百多万元,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恩施州电视台采访他时他说道:经过全体员工的努力,看着工地一天一个样,离完成逾期目标越来越近,我们还不能松懈,要继续发扬“开路先锋”精神,保质保量完成任务,为武陵地区经济腾飞做贡献,为公司成立“六十周年庆”献礼!(刘勇/文)
时间:2013-1-16 9:42:47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