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高原的十年磨砺——记那嘉项目办副主任高兴文

   2000年7月,高兴文从石家庄铁道学院毕业,带着一张娃娃脸,像一名中学生一样被分配到公司深圳泥岗大桥旧桥加固项目见习。他学的是铁道工程,这旧桥加固与自己专业似乎有点南辕北辙,但现代科技的魅力一下子就把高兴文吸引住了。由于泥岗立交桥设计上的不周全,在重车碾压过后使桥面发生了裂纹。这加固的办法一是将桥面打磨以后贴上一层碳纤维新材料,以增强桥体的抗拉强度;二是对裂缝处压入一种渗透力达0.02毫米的高分子材料,密实桥体的整体结构,增强全桥的抗压能力。经过他们的辛勤工作,泥岗立交桥修旧如新,至今仍承载着深圳市沉重的交通功能。几个月的工作,不仅使高兴文受益非浅,而且使公司获得了旧桥加固的特殊资质。

20014月,高兴文又从大都市深圳调往雪域高原的日喀则至江孜县公路的一座旧桥加固工程项目。这是他第一次踏上西藏这块神秘的土地,也是他第一次参与项目管理工作。这桥与深圳泥岗桥不同,是上世纪60年代修建的,当时使用的还是圆钢。由于时代与技术的差异和不堪重负,该桥成为危桥、废桥,地方政府又不想废弃,就提出加固方案整治。正好公司有此资质,正好高兴文刚做过桥梁加固工程,就被受派独立担任此项工程。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高兴文带上一名电焊工就到了江孜县。他既当经理、又当总工、还当工人。他没有去租房子,而是在桥边搭了一个小工棚,既是经理部办公室,又是室,与民工、藏胞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忍受着高原反应,克服了资金不济、交通不便、6个月未发工资、全靠举债度日的困难,指挥工人剥去旧桥砼,割去圆钢,扎上缧纹钢,浇注砼……经过半年的艰苦努力,一座修旧如新的桥矗立在年楚河上,受到了地方政府的称赞,说“一个小娃娃就把桥给我们修好了,真是了不起!”那时的高兴文天真无邪,少有一种成就感,但对一次性地领取了4万余元工资,兴奋得好几天没睡着觉,感觉辛苦没白费,公司没有亏待自己。这,就是那时的高兴文!

江孜桥上的尘土还没有来得及濯洗,高兴文又被调到如火如荼的公司青藏铁路工地任副总工程师,负责技术工作。由于部门人员少,工作任务繁重,几乎每天都是凌晨睡觉。由于羊八井海拔4300余米,高原反应严重,加上工作太累,每天的觉都睡不好。这时的高兴文开始感觉工作担子的沉重,高原工作的艰难。施组设计要编,施工图要画,现场要跑,工人的施工作业要指导,高兴文大有不堪重负的感觉,但是责任和使命的驱动,使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一天他到昂嘎中桥的施工现场去检查工作,发现工人们关模竟不留道碴槽,如果把砼打了,那就只有拆除返工,酿成一起质量事故。他立即叫工人们整改纠正。堆龙曲3号大桥,原设计为360米,后总指挥部变更设计将桥延长。可测量组放线时,却仍然按照原设计的位置定桩定位。高兴文在审查施工图时发现了这个问题,立即要求测量组重测重放,避免了一起大事故。他的工作得到了项目部领导的称赞,连发加班工资都征求他的意见,使他认识到人生的价值,从而增加了无穷的动力,真正感悟到缺氧不缺精神的真谛,宝剑锋从磨砺出,高兴文开始成熟了。

2003年,高兴文到公司西藏昌都妥坝至昌都公路高边坡治理,任总工程师。该线是国道317线组成部分,是昌都进川的重要通道之一。当他从拉萨到八一、八宿段时,山上滚石坠落,路边泥石流狼籍,318线上雅鲁藏布江边到处都是损毁的车辆,使他心惊胆寒,感到肩上责任重大和任务紧迫,恨不得明天就把这段路治理好,以减少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到了妥坝,他们按设计部门图纸施工,可是前脚完工后脚又坍。这可急坏了高兴文,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爬到滑坡体上,对其地质、岩层进行调查研究。结果发现设计部门对滑波治理的思路——在路边修筑挡土墙的设计不是根治而是治表。高兴文就根据自己调查结果,设计出3Φ32×10米的微型锚杆桩打入岩石之中;又设计出Φ32×8米锚杆植入岩体做成砼桩板墙,主动地将坍塌体挡住,而不是将桩板墙设计在路边被动挡护。这一新的治理理念得到业主、设计单位的高度评价。8年之后的今天再去看他们当年治理的那段滑坡体仍安然无恙,没有出现技术问题,保证了国道的畅通。

其后,高兴文又先后出任多普玛至类乌齐项目任经理和国杰至桑桑公路项目经理。这两个项目都是挂牌项目。亲身经历挂牌项目的管理的高兴文感慨良多,深知其弊大于利。特别是经过国杰至桑桑公路项目后,亲身感受合作方为节约成本,将一座80米的钢便桥擅自改为20米,雨季时无法排洪,导致冲毁,对岸工程无法开展,工人群情激奋,几度围攻项目部,他不得不努力协调各方人员,研究方案,亲自上阵,带领大家连续奋战三天,建成一座新的钢便桥,才使施工顺利推进,最终顺利完成了施工任务。因而他对挂牌项目和对分包老板的妄自尊大,重利轻义,不听招呼,不按技术规范作业的认识更加深刻。于是在公司工作会上和平时多次与公司领导沟通,阐述这种模式的弊端,为公司最终取消该种模式提供了建设性的意见。

2008年,高兴文到公司类乌齐至昌都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任经理。他一到项目就开展施工调查,组织力量研究方案,力争按公司的要求完成工作。由于业主为代建单位,他们对项目的支持有限,征地靠自己,与政府协调靠自己,特别是中途书记和总工身体不适离开后,很多工作得由高兴文亲自去做。比如跟当地老百姓谈判,到公安处批炸药,到总监办批计量,陪业主等等,有的时候在工地上,看到施工做不走,设备这坏那坏,他还亲自动手去维修。所以同事们都叫高兴文为“万能经理”。他也感慨地说:“类昌项目规模小,公司配备人员也少,但很多事情不万能真还没办法。”这就是那位已过而立之年,但永远都是一张娃娃脸的高兴文,已独立干过8个项目管理的高兴文。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累也好,苦也罢,十年光阴过去了,十年磨砺经历了。虽然身体因西藏高海拔和高强度工作受到了影响,但高兴文缺氧不缺精神的工作态度没变,对公司的忠诚没变,对理想信仰的追求没变。2009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那时起,他又多了一份责任。2011年4月,公司受西藏交通厅委托代建那曲至嘉黎公路改建工程,高兴文受命管理这个项目,角色虽变,但肩上的责任却更加重大。因为随着那曲地区海拔的增高,高兴文又站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们相信,凭着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三不怕缺氧的精神,高兴文定能为公司在雪域高原谱写出“开路先锋”的新篇章。(作者:姜帆)

时间:2011-12-31 13:57:45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