坝坝电影——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1994年,我们担负着修建南昆铁路的任务,当时的工程队是流动单位,生活朴实而枯燥。五处会经常派电影队来巡回播放电影,每个工程队轮流着放,因此看坝坝电影成为我们一线工人仅次于春节的盛大节日活动。
    我们工程队队部座落在广西百色市永乐乡的一片山坳。现在回想起电影放映过程仍觉得十分有趣:工程队的女广播员提前通知电影的放映时间,大喇叭的回声响彻在山谷。队上的解放130车早早就到指挥部把放映队的同志和一大堆放映设备运到队上,队部的一帮年轻人踊跃地帮着放映师傅打理放映前的准备工作,挂幕布、牵电线、搬音响。支片架、装卷片、调光、试音,准备雨伞防下雨遮挡保护机器……
    工程队的职工晚饭后提前到坝坝里号位子,静候电影的开始。住在队部附近的村民听到要放电影的消息即刻传播开来,于是男女老少匆匆吃过晚饭,拎着一只小板凳,互相吆喝着“看电影”之类的话语,有说有笑地向敞坝走去。每次要放两场电影,一场电影将近两个小时,位置满了的时候,还有人跑到银幕(俗称“挡子”)的背后去看。
    当幻灯机的强烈的光束投放到银幕上调试距离位置或对焦时,总有一群想上镜的“大脑袋”来回的在机子前晃动!调皮的孩子比划剪刀手或扮成动物图形投放到银幕,惹得大家欢呼唏嘘声一片。
    电影放映前往往还有什么加演片,最后才是正片。正片一般都是战斗故事片和武打片,当时最风靡时髦的,并且是看了几遍的,仍然百看不倦。
    电影放映的时段人们是最安静的,白色的光束打在幕布上,小飞虫在放射状的光柱里跳舞,喧闹的人群随着幕布上出现的画面骤然安静下来……每一个人都睁大眼睛,伸长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幕布,全神贯注地听着声音,生怕看漏了一个细节,听漏了一句话语。如果这个时候发出其他的声响,影响到了看电影,会遭到大家谴责的。一卷片子结束换片时,坝坝里立刻噪杂起来,随着另一卷片子的开始,大家旋即又保持了安静。大家都喜欢看战争题材的电影,不论剧情有多复杂,我们可以简单的将里面的人物分成好人和坏人,电影结局更是简单,最终都是好人赢。
    电影结束后,电影敞坝又是一片喧嚣,大人小孩相互呼唤的声音此起彼伏,人群纷纷向四面八方散去,手电筒交错闪现的光影也随着慢慢人群移去。
    如今,虽然业余文化越来越丰富多彩,坐在舒适宽敞的电影院里,虽有震撼的音响效果、强烈的画面感,却也找不回当年看露天坝坝电影那种不可名状的兴奋感觉,没有那种看坝坝电影的乐趣,也没有了那份对电影最原始的期待。
    坝坝电影,承载了我们温情的记忆,是我心中永恒的记忆。(文/唐天文)
时间:2018-7-25 17:58:29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