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与小王

    打记事开始,小王就时常做着同一个梦:老家的小山村里,春有鸟语花香,夏有满眼苍翠,秋有叶伴蝶舞,冬有白雪银装;清晨,沿着铁轨旁的小道漫步,轻柔的绿叶,吻醒湿漉漉的脸颊;月夜,枕着阵阵轰鸣声入睡,多情的微风,将梦儿轻轻摇曳;那个诗情画意的天堂,那片山清水秀的净土,总会浮现一个依稀模糊的身影——老王。
    30年前,刚从工程学校毕业的老王被分配到铁路系统工作,和所有职场小鲜肉一样,怀着满腔的希冀,带着满脸的紧张,老王第一次带着安全帽上工地,仰望高空作业的“蜘蛛侠”、俯视地下施工的“机械手”,刺鼻的柴油味、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以及令人作呕的空气,都被初为工程人的好奇与激动抛诸脑后,更多的是在工程建设“大干快上”年代特有的骄傲和自豪,哪怕没有鲜花、掌声的鼓励,也能顽强向上、步履生风。
    20年前,小王3岁了,已是职场老手的老王依然是个“拼命三郎”,转战西藏高原地带后,仍然没有习惯“父亲”这个新角色,依然在远离家乡的铁路战线上豪情万丈、意气风发,乘坐着载货皮卡车,一遍又一遍地巡视着工程的犄角旮旯,凭借多年积累的工程建设经验,通过高海拔施工的重重考验,组织带领项目员工攻克了高原冻土施工等一个又一个难题。
    10年前,小王即将高中毕业,离家多年的老王终于回到家乡工作,兴奋的老王翻开相册,得意洋洋地炫耀着与各类风流工程的合影,却被小王嗤之以鼻。老王想不明白,二十多年的工程建设生涯,累计建设铁路、公路等上百公里,从见习生到项目经理,建设了一项项精品、优质工程,培养了一批批素质优良、业务精干的“徒子徒孙”,这些辉煌的业绩,却换来小王的一句“不值一提”。
    4年前,小王大学毕业,步入中年的老王开始“退居幕后”,工作依然勤勤恳恳,却投身“育人”工作,以“奉献一流产品、提供一流服务、打造一流队伍、塑造一流品牌”的信念,带出了一大批工程项目管理人才。小王的同学有的出国留学,有的继承家业,老王多次试探小王的打算,小王却绝口不提自己的未来,这让老王开始坐立不安、夜不能寐。忽然有一天,小王把中国中铁的工作接收通知书摆在老王面前,老王故作平静却又难以抑制地欣慰,着实让小王动容。
    1年前,小王从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而今已成长为项目工程部副部长,老王仍留在老家工作。春节后小王要从老家返回工地,老王执意要送。在机场饭店里,老王点了小王最喜欢的菜品,破例开了一瓶白酒,淡淡地说:“下个月你就满27岁了,从没单独陪你过生日,今天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热辣的酒水顺着小王的咽喉往下流,另一股温暖的东西却从胸腔往上涌。
    走进这个行业,小王经常自嘲,自己还是成为了曾经埋怨过的老王,甚至比起老王,离家更远,回家更少;但小王也时常骄傲,因为他是一名祖国建设者。小王不知道,三十多年前别人称呼老王为“小王”时,老王是怎样的感受,不过现在小王听来,却是满满的骄傲,因为,那是自然而然地梦想接力。
    30年前激动而热切的老王,20年前坚毅而自信的老王,10年前豁达而踟蹰的老王,4年前心甘情愿接力老王梦想的小王,都在青山绿水间,挥洒汗水、激扬青春,坚守着心底的承诺,守护着英雄的梦想。
    作为工程人,我们是小王,是一名普通的工程建设者,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人们眼中的老王。(官贵羊/文)
时间:2018-5-18 11:55:35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