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五处的峥嵘岁月

 
    我的名字叫张锽清,曾经在1960年至1976年,在铁二局五处工作和生活了16年。回顾这16年的峥嵘岁月,是我这一生中最难忘、最有意义的16年,也是我受到最大的锻炼和考验的16年。在这16年中,我们的国家也经历了大跃进、三年灾荒以及十年动乱的各种灾难。这些灾难,对于每一个活在那个时代的人都是一种磨练和考验。但是我终于闯过了道道关口活到了今天。通过了这些磨炼,对我的一生确实增加了异样的光彩。
    回想起五处曾经相处过的干部和工人,他们都是我的亲密战友,也是一个英雄的群体。他们为我国的铁路建设事业,建立过不朽的功勋。从解放初期的成渝铁路、宝成铁路、到以后的成昆铁路、川黔铁路、湘黔铁路、支柳铁路……等等。几乎在祖国的西南和中南地区的主要铁路干线,都有五处的功绩。然而,他们也是一个无名英雄的群体。那些千千万万在这些铁路上来往的旅客,有谁知道这些铁路的建设者是谁?又有谁知道这些铁路的建设者为修建这些铁路付出了多少汗水、鲜血,甚至生命呢?
    如今我已经离开五处快四十年了,但我却永远不能忘记五处这个英雄的群体,不能忘记他们为祖国建立的丰功伟绩。这里我只向大家介绍五处在无数丰功伟绩中的一小段故事。当你看过了这个小故事,你就会知道为什么说五处的干部和工人是一个英雄的群体了。今天又是2015年的国庆节了。我突然想起了50年前,在川黔铁路,为了迎接1965年的国庆节的一场大会战。……
    当时,我在五处515工程队当领工员。我们工程队负责川黔铁路贵州遵义市的蒙渡镇附近的一段路基施工。我们工程队主要负责的工程有一座“蒙渡大桥”,大约一公里多长的路基土石方,和一座200多米长6000多立方的路堤挡土墙。这座蒙渡大桥本来在58年就曾经施工过,大部分桥墩都已经修好了。可是当我们接手后经设计院检查发现,原有的桥墩有部分混凝土质量不合格,桥墩的位置也有偏移。经指挥部研究决定将原有的桥墩全部炸掉重做。这样一来就给我们工程队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
    当时,中央对川黔铁路工期的要求是:在65年国庆节以前必须通车。这座桥无疑又成了控制工期的关键工程,使得515工程队不得不把主要的力量投入这座大桥的施工。而另一个重要的关键工程——674大挡土墙却不得不放在了后面。这里本来应该是一段路堤填方,由于横向坡度很陡,如果采用一般的填土路堤,那路堤的坡脚就一直要伸到峡谷的对面去了。所以是根本行不通的。因此,在这里设计了一座路堤挡土墙,路基下面的墙面基本是垂直的。铁路就从墙顶上通过。这座挡土墙大约有200多米长,总共约有6、7千方的浆砌料石工程,由于其中心里程在××公里+674米处,故取名为674大挡土墙。这种大体积的建筑物,必要时可以集中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突击。
    施工越是紧张,时间好象也过得越快,转眼到了65年的9月。这时大桥已经基本完工,其它的路基土石方工程也基本上达到了铺轨条件。唯独这674大挡土墙,由于交通运输条件十分困难,地形地质情况复杂等多种的原因,到这时才把主要的基坑挖出来。到此时,最困难的工序已经完成,人力运输道路及其它施工条件也已经具备,大规模突击的条件已经形成。但是临近通车已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铺轨队已经进入了五处的施工范围,按照铺轨队的进度计算,最多还有12天的时间就要进入515工程队的地界。然而要用12天的时间完成这5、6千方的浆砌工程,单凭515工程队的400多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完成的,就是这5、6千方石料的开采和运输都不可能得到保证。
    可是川黔铁路总指挥部已经下达了死命令:“国庆节早上8点钟正式通车的期限决不能推迟一分一秒。这是严肃的政治任务,不能有丝毫的怀疑和动摇。任何施工单位,谁要是阻挡了铺轨架桥队一分钟,就要追究谁的政治责任,你就要成为千古历史罪人。”这正是在那“政治挂帅”、“阶级斗争”的口号喊得最响的年代。谁也没有那个胆量去违抗如此严肃的命令呀!
    在这关键的时刻,处党委召开了紧急会议,确定要动员全处的力量,用人民战争的办法,在674挡土墙进行一次大会战。务必要在10天以内全部完成674挡土墙的浆砌工程。这可是一场硬碰硬的战斗啊!在一个200多米长的工地上,十天要完成6千多方的浆砌料石,这简直可以说是一个神话般的奇迹!要创造这样一个奇迹,那当然不是喊喊口号、吹吹牛就能解决问题的。而是要真枪实弹的干出来才算数呀。在那个年代,一切都是要讲政治挂帅。至于经济成本是没有任何人去考虑的,也用不着去考虑。为了完成国庆节通车的政治任务,就象是打仗一样,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用人力物力去拚搏。
    为了完成这次大会战,整个五处从处长到每一个工人都动员起来了。由处党委组成了一个大会战的临时指挥部,就设在515工程队。处长谢崇祯担任了指挥部的总指挥。第一天,他就把与这次大会战有关的各单位领导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现场会,制定整个战役的作战计划。在会上谢处长只简短地讲了一下这次大会战的总体要求,然后,单刀直入地落实每个单位的具体任务。他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想取得这次大会战的胜利,首先是后勤保障的问题。具体说也就是水泥、河沙、石料能不能保证供应的问题。今天我把距离这里五十公里范围内的十几个采石场的负责人都叫来了。现在要求你们每个采石场都表个态,究竟你们每天能够生产多少石料?记住,不能以平时的产量来糊弄我。你们必须以突击任务的方式开三班制,昼夜24小时不停地开采来保证674大会战的需要。我要求你们至少每天要给我提供1千方石头。有问题没有?”接着,各采石场的负责人都一一表了态,提出了自己保证完成的数字。汇总起来每天能供应1千3百多方。谢处长十分高兴地说:“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可都是你们自己提出来的噢!不是我逼你们说的噢。既然如此,那么军中无戏言,要是我的汽车来运石头的时候,你交不出你自己保证的数字来,谁完不成我就处分谁。”接着又给处材料库负责人落实了每天要保证供应的河沙、水泥和其他工程材料的数量;材料负责人表示材料的供应保证满足前线的需要,但是必须要保证我的汽车运输能力。谢处长当即向汽车队负责人命令:“你们汽车队必须全力以赴保证首先满足674挡土墙大会战的需要。其他任务可以暂时压一压……。如果你们的力量不够,必要时我可以找二局汽车队要求支援。”
    按照十天的工期和现场能容纳的人员计算,指挥部决定在挡土墙上安排300人,组成一个砌石突击队。另外,由于所有的工程材料只能运到峡谷对面的公路边的堆料场。从公路边到挡土墙工地,还有500多米的距离,全靠人力运输把石头、水泥、河沙一箩箩的抬上去。从公路边到工地已经修了三条1米宽的人力运输道路,但是根据计算仍然满足不了施工进度的要求。决定再增加两条运输道路,一条从挡土墙下面的陡坡处用脚手架和跳板搭一条路直接上挡土墙。另一条用推土机从挡土墙附近已经修好的路基边坡上推出一条路来。在会战结束后再恢复边坡。这样就开辟了五条运输道路。每条路都采用分段接力运输的方法进行抬运。在这五条运输道路上组织了500多人的运输突击队。加上其他工序和后勤支援以及现场指挥的人员,每个班口就差不多有1千人了。为了使工人保持旺盛的精力和高效的运转,又决定开成四班制,每六个小时换一班,24小时不停地战斗。这样一来参战人员,仅现场就是4千多人了。如果再算上采石场和汽车队的人员总共就有6、7千人参加了这次的大会战。
    除了原515工程队的400多名工人外,第五工程段的其他四个工程队全部上阵,还是远远不够。又从其他各工程段抽调了2千多名精干的工人来支援。一场声势浩大的大会战就这样开始了。
    这个作战布置会只开了半天,整个会议没有一句废话,开得十分紧凑而讲究实效。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谢处长那丰富的施工管理经验和高超的指挥艺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俨然像一个战场上指挥作战的将军,有条不紊地布置了战役的每一个细节,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对取得这次大会战的胜利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会议一完,各单位都分头紧张地行动起来。515工程队就在当天晚上召开了全体职工参加的动员大会。在这个会上气氛十分热烈,全队的职工都群情激昂,纷纷表示决心坚决完成这次大会战的任务。决心书、保证书象雪片一样飞到主席台上。甚至有人当即咬破手指写了血书,要求党组织在这次战斗中考验自己,争取火线入党。
    大会刚一结束,大家就按照自己分配的任务,立即连夜投入到大会战的准备工作。那真是争分夺秒啊!电工班立即开始架设照明线,从公路边直到整个挡土墙工地,全都被电灯、探照灯照得通亮。木工班在其他工班的帮助下,一个通宵就搭起了100多米长的脚手架和跳板运输通道。
    我的任务也不轻,要负责整个挡土墙的施工放线和质量监督。我深知自己身上这副担子的份量。这么大的施工场面,这么快的施工速度,只要稍微疏忽大意就可能造成位置尺寸搞错、质量不合格的严重后果。到那时,“故意破坏三线建设、破坏国庆节通车的政治任务”这顶反革命的帽子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戴在我的头上。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由于挡土墙的砌筑工作是由七八个单位调来的十几个小组的人员组成。又由于地形的不同,挡土墙的高低、厚度及断面的形状有二十多种不同的设计。为了在施工中不造成混乱。我连夜赶画了二十几张施工图,准备交给各个单位的施工小组。
    第二天一早,一场声势浩大的大会战就这样轰轰烈烈地展开了。整个工地真有点像淮海战役的战场一样那么壮观。由于是临时性的突击任务,参加大会战的人员都住在原工程队。除了515工程队以外其他的人员都分布在十几公里的范围内。上班时距离近的(2公里以内)就步行来上班,距离远的就派汽车进行接送。下班后又返回自己的工程队住宿和吃饭。所以你看那公路上人声喧哗、烟尘滚滚。来往的人流和车流络绎不绝。步行上班的工人,一个个扛着工具,排着整齐的队伍,每个队伍的前面都打着一面红旗。还喊着一、二、三、四或唱着革命歌曲,就像那南征北战中急行军的部队一样。人流中又夹杂着汽车的喇叭声,那些汽车满载着上下班的工人、水泥、河沙、石料。鸣着喇叭在人群中前进。车轮过处,扬起一片滚滚的烟尘。
    工地上那就更加热闹了,整个工地到处是红旗飘扬,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标语,到了晚上,电灯和探照灯把整个工地照得透亮。高音喇叭轮流播放着各单位和个人的决心书、保证书和鼓动人心的标语口号。不时也传出指挥部的通知和命令、工地上发生的好人好事、最新战果和工程进度。
    从公路到挡土墙工地的五条运输道路上,抬工们犹如蚂蚁搬家一样,喊着响亮的号子,来回穿梭,把一块块沉重的石头运向工地。
    那挡土墙上更是人声沸腾。
    “快!拿沙浆来!”
    “要小片石!”
    “……”
    各种上下呼应的叫声和卷扬机、拌和机的轰鸣声搅和在一起。好一派轰轰烈烈的场面。好一场紧张而又激烈的战斗。这一切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激发出了一种昂扬的斗志。
    我穿梭在这沸腾的人群中,忙得不亦乐乎。当时,工人们是6个小时换一班,而参加现场指挥的干部们却没有那么轻松。原则上是12个小时一换轮流值班。实际上工作一紧张起来时间的界限就无法分清了。对于工程技术人员来说,虽然每个来支援的单位都有工程技术人员参与技术管理工作,但是他们只负责自己单位的那一小块。而整个工地的整体技术管理工作,自然还是落在515工程队的头上。而当时515工程队就是王淅林工程师和我这个领工员两个人。我们只好一人负责12小时的值班任务。王工程师负责下午和上半夜,我负责下半夜和上午。
    刚开工时,王工程师和我一起,忙着给各小组的施工负责人进行技术交底。召集各单位的质量监督员和试验员,给他们分配各自的岗位。总之,每个拌和机旁和人工拌和的灰盘上、每段挡土墙的砌筑点上都有人把关,监督其工程质量。待所有工作交待完毕后,他们才按预先计划的方案分开值班。
    开始几天,我们还按正常的值班时间进行工作。但是由于工程进展的速度太快了,挡土墙在不断地升高。而这种衡重式的挡土墙结构比较复杂,随着高度的增加其厚度和形态也在不断地变化。所以经常要测量放线,检查建筑物的尺寸和形状是否正确。快到形状变化的高度时,必须用水准测量确定其标高。这样一来,两个人分开值班就人手不够了。当工地上需要测量放线时,我们就只有随叫随到全部上阵了。然而只要你一到工地,这里在叫你,那里在喊你,你就会忙得晕头转向。所以到后来值班时间表全部被打乱了。甚至于我们连时间的概念都基本消失了,由于神经高度的紧张,全部注意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了。我们已经忘记了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反正一天到晚工地上都是灯火通明。也不知道什么时间该吃饭了。反正工地上各个单位都在送饭,一天到晚不管什么时候都有饭吃。实在疲倦了,随便在工地上找个平坦的地方倒下就睡一会儿,有人一喊又立即跳起来工作。什么时候感到饿了就去打一份饭来吃。甚至于还没有吃完,工作来了,丢下饭碗就又去干工作。说来也怪,人到这种时候不知道哪来这么旺盛的精力。简直不知道疲倦和劳累,思想上始终保持着高度的兴奋状态,完全忘记了自己,只有工作、工作……。事情一来就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正当挡土墙还在紧张施工的时候,铺轨架桥队好象也不甘落后,已经把钢轨铺到了蒙渡大桥的桥头。那火车汽笛的阵阵鸣叫声,更加催得人心急火燎般地紧张。好在架设大桥的桥梁还需要三天的时间。只要大桥一过只须半天就可以铺到挡土墙的位置了。这时那广播喇叭中传出了谢处长铿锵有力的声音:“同志们!你们听,火车的叫声已经到了蒙渡桥头。还有三天就要铺到我们的工地了。我们决不能让我们的挡土墙成为一道挡车墙,挡住历史车轮的前进。同志们!加油啊!我们务必要在这三天的时间内把这座挡土墙修起来,决不能充当历史的罪人哪!”
    几句话把大家的情绪鼓动到了最高潮,工地上的人们更加斗志昂扬,人人都拿出了最大的力量,与其说是在干活,不如说真是在拚命呐。大家只有一个信念,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挡土墙挡住铺轨架桥队的去路。许多工人也自动打破了6小时换班的限制,连续干上了几个班次,无论领导干部们怎么劝阻也不愿离去。无形之中工地上的人却越来越多了。也弄不清楚哪个班次是哪些人了。人们主动地寻找工作,无论哪道工序跟不上了,立即就有人自动补充了上去。人多了运输道路打挤,立即有人又修了两条运输道路。部分人排成了长队向上传递小片石和灰浆。
    这天,我看见谢处长正和一个大个子工人大声争吵着什么。走过去一听,原来是谢处长在劝这个工人:“你已经连续干了一天一夜了,人是肉长的,不是机器,不能搞疲劳战术,快回去休息吧。”
    “不!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不能看着铺轨架桥队被挡在我的面前。现在已经是最关键的时刻了,我们不上谁上?不完成任务我决不下班。”
    这时谢处长也被他这几句话感动了,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杨大军。”
    “杨大军同志,我代表处党委谢谢你了!谢谢你了。有你这样的党员,我们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完不成的任务。我们党组织是决不会忘记你的。”
    我深深被这样的场景所感染,使他的全身充满了一种无穷无尽的力量。我决心以这些共产党员为榜样,全身心地投入了紧张的战斗。完全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饿。也不知究竟干了多长时间,直到工程段的戴书记突然来到我的面前,他见我两眼布满了血丝,嗓子都喊哑了。问道:“小张啊!你多长时间没有睡觉了?”我却被这突然的问话搞得莫明其妙,居然回答道:“我也想不起来了,嗳!说老实话,我究竟是什么时候睡过觉呀?”这一句话说得当时旁边的人都笑起来了。这时他身旁的一个测量工才说:“我知道,张领工起码是三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真的吗?今天究竟是几号了?”我还在莫明其妙地问道。
    戴书记却是一脸严肃的表情:“你看你,连自己什么时候睡过觉都不知道了。你真是个拼命三郎啊!一干工作,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现在我命令你,立即给我回去睡觉。”
    “不行啊,等会儿马上就要操平(水准测量),514工程队那段挡土墙马上要到墙顶了。”
    “放线你别管,我叫测量组的王工程师给你放。你现在给我规规矩矩回去睡觉,没有什么价钱可讲。”
    随后他又命令两个正要下班的工人和那个测量工:“你们给我把张领工押回寝室去睡觉。如果他不睡,就给我把他捆在床上,把门给反锁了。我看你睡不睡。”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规规矩矩地跟着这几个工人回去了。他们倒没有用绳子捆我,只是我的房门却被反锁了。
    可是我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工地上那种沸腾的情景就呈现在眼前,我仿佛看见挡土墙正在节节上升。仿佛又听见杨大军那铿锵有力的声音:“我不能看着铺轨的火车被挡在我的面前。”那大桥上正在架桥的火车鸣笛声,更使我的心无法宁静。只听见高音喇叭中又在喊:“快!3号灰盘水泥要用完了,第四搬运组赶快抬水泥!”
    外面有人高声回答:“知道了!马上就来!快!抬一百包水泥,到3号盘。”
    那公路边汽车倒石头的轰鸣声,抬工们“嘿左!嘿左!”的号子声。无时不在冲击着我的心灵。我再也躺不住了,心想:“大家都在奋战,凭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睡大觉。”
    我一下子翻身爬了起来。一拉门发觉门已经被反锁了,我用力摇了几下,喊道:“开门!开门!给我把门开开。”可是没有人答应我。我回头发现窗子没有锁,于是爬到桌子上把窗子打开,从窗子里翻出去了。
    于是我悄悄地又回到了工地,故意避开了戴书记的视线,又一头钻进了沸腾的人群中,投入了紧张的工作……。
    等到第三天天亮的时候,我在水平仪的望远镜中亲眼看见最后一块石头,砌到了挡土墙的墙顶。工地上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啊!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人们舞动着红旗,尽情地欢呼、跳跃着。庆祝这胜利的喜悦。那架桥队的火车,也鸣起了长笛为我们庆贺。
这时一轮红日从山后升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工地。工地上立即闪耀着一片灿烂的阳光。这时奋战了几天几夜的人们,一种自豪的感觉从心中油然而升。好象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阳光。
    我回到技术室,这时才突然感到强烈的饥饿感。我又莫明其妙地问王工程师道:“啊呀!我好像好久都没有吃饭了。你看见我什么时候吃的饭?”
    王工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吃的饭,你自己都不知道了哇!怎么问起我来了?”
    “好象我最后一次吃饭,就是你递给我的那盒番茄肉片汤。那是什么时候呀!”
    “那已经是前天的事了。怎么?那以后你一直没有吃饭呀?你怎么连吃饭都忘记了?你硬是忘寝废餐哪!还不快去吃。”
    “难怪不得,我说怎么会这么饿哟。原来我快两天没有吃饭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到伙食团去打了一大碗稀饭到自己的寝室吃去了。
    王工看着我的背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干起工作来真是太亡命了。”
不一会戴书记和杨书记来到技术室,问王工道:“小张呢?你看见他没有?这小子昨天我把他关在屋里睡觉,他竟然翻窗子跑了。真象一个拼命三郎啊。他现在到哪里去了?”
    王工说:“他吃饭去了,现在可能在寝室。”
    于是他们俩人就到寝室去找我。刚进寝室,王工突然把手指竖在嘴上嘘了一声,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稀饭还没有吃完,却被拿筷子的右手把稀饭压倒了,稀饭流在他的右手上,手都已经烫红了。居然还没有把我烫醒。还在稀里呼噜地打着呼噜。
    戴书记说:“别叫醒他,他确实太疲倦了。”他们俩人赶紧轻轻地用毛巾擦干净了我的手,把我抬到床上去睡了。
    戴书记又去把卫生员喊了来,给我检查了身体。卫生员说:“没有什么问题,他这是过度疲劳了,让他睡一会好了。”王工告诉卫生员说:“他已经二天一夜没有吃饭了,刚才那碗稀饭还没有吃完就睡着了。”
    于是卫生员又悄悄地给我挂起瓶子进行输液。这时的我任你怎么摆弄、剌针都没有把我弄醒。确实是太疲倦了。这一睡就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等到我醒来的时候,铺轨架桥队早已把轨道铺过了挡土墙,进入了邻队的工地。我又回到了工地,抚摸着那银光闪闪的新轨道,心里充满了一种自豪感。是啊,还有什么能够比通过艰苦的战斗而取得胜利时的幸福相比呢?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值得骄傲和自豪呢?
    现在迎接铺轨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大家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铺轨架桥队也顺利地在国庆前三天,在桐梓县胜利地接轨,完成了全线的铺轨任务。全线的施工队伍,就等着国庆节的通车典礼,迎接彩车通过了。为了庆祝这个不寻常的国庆节,处党委决定从9月30日起,全处放假三天。这是自从川黔铁路开工一年以来第一次放这么长的假,而过去在紧张的施工中一直是只放“大礼拜”(即每个月只休息两天),这一下我们终于可以彻底放松一下了。
    9月29日,老天爷又下了一场大雨。本来这时工作已经不紧张了,借着“扎雨班”的理由515工程队等于又多休息了一天。这天,工人们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伙食团也杀了几头猪,让职工们大打了一顿“牙祭”。
    9月30日,雨过天晴。工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到蒙渡、新场、甚至远的到桐梓县等地上街玩去了。还有的去爬山,去饱览大自然的美妙风光。还有不少的人到“夜郎国”“出国观光”去了。队上只剩下了几个值班的干部、炊事员及少数不想出去玩,只想痛痛快快睡一觉的工人们。总共不过十几二十个人了。
    谁知道,到了下午三点钟左右,只听得山上轰隆隆一阵巨响,大地都抖了一下。紧接着广播中传出了彭队长焦急的声音:“不好了!桥头槽子里发生大坍方了。全队职工紧急集合,紧急集合抢坍方啊!”那尖利的口哨声立即打破了工地上难得的宁静。到处响起了忙乱的脚步声。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来到队部的办公室听候命令。
    我最先来到队部,在门口与彭队长碰了个正着。彭队长一把抓住我道:“快!你赶快通知在家的所有工人,分头去把外面的工人全部给我找回来。”
    那办公室里正在打电话的杨书记,这时用手蒙住电话插了一句:“不!不能都出去找。必须留下一部分人作机动。”说完他又回过头去打电话了:“……是啊,总共可能有2、3千方呀,整个槽子都填满啦。”
    “我们的工人都放假出去玩去啦,现在队上只有二十几个人哪。”
    “我请求紧急增援,紧急增援!”
    这时我对彭队长建议道:“最好你把炮工全部给我留下,你和杨书记在这里调兵遣将。趁现在援军未到,我带炮工先去把那些大石头全部炸掉。大队人马一到就可以全力以赴投入战斗了。”
    “好!我同意。”这时杨书记已经放下了电话,对我说:“首先炸掉敌人的碉堡,为大部队扫清前进的道路,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俨然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在接受任务一样,对着杨书记一个立正敬礼:“是!我保证完成任务,请杨书记放心。”
我回过头来,对着早已在队部门外等候命令的工人们说道:“你们哪些是炮工,请举手。”一下子有五六个人举起手来。
    “你们几个炮工现在听我的指挥,你们马上到炸药库去领一百公斤炸药,200个雷管,300米引线出来。把那些大石头全部炸掉。我在工地上等你们。”
    有一个炮工问道:“要不要拿风钻、钢钎?”
    “什么也不要拿,只要炸药。打炮眼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是分秒必争哪。全部给我放炮。”
    说完,工人们去运炸药去了。我一口气跑上了工地坍方的现场。眼前的景象使我不免倒抽了一口凉气。天哪,只见那紧接着蒙渡大桥桥头的路堑槽子里,几乎被坍方的土石填了一半,钢轨全部被埋在下面了。整个坍方的体积估计有三千多方,堆了十几米高。坍方中混杂着不少大大小小的石头。其中有些石头有2、3立方大。边坡上不时还有泥土和石头在悉悉嗦嗦地往下滚。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好象又是老天爷故意给国庆节的通车典礼出了一个大难题。它要再次考验一下515队的职工们,究竟算不算得上真正的英雄好汉。
    我看了一下表,现在的时间是1965年9月30日下午3点30分,然而明天早上8点钟通车典礼的彩车将从两头,贵阳和赶水车站准时开出。预计赶水端的彩车将在上午11点钟左右通过这里。也就是说,在不到二十个小时的时间里,要清除这三千多方的坍方。这又是一次人和大自然的艰巨较量呀。看来一场新的大会战又要在这里展开了。
    不一会,炮工们扛着炸药上来了。与炮工一起上来的还有十几个其他工人,他们都是在附近玩耍,最先得到通知回来参战的。这时工地上唯一的指挥员就是我,他们纷纷来到我面前要求分配任务。我立即安排道:“你们几个炮工先加工引线雷管。其余的人赶快去挖装炮用的黄泥巴,稀一点的越軟和的越好。”大家立即开始分头行动起来了。很快就准备好了一切,开始装炮。这时边坡上的石头还在陆续往下滚,威胁着炮工们的安全,我顺便抓住身边的一个小个子工人,递给他一个口哨命令道:“你,马上到坍方对面那个小山坡上去给我看到,边坡上有石头滚下来就喊一声,好让我们及时躲避。”我回头对炮工们说:“现在山上还在滚石头,但是我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必须在大队伍到来之前把这些大石头全部炸掉。前面哪怕是敌人的机枪扫射,我们也必须冲上去。走!不怕死的跟我来。”说完自己就带头向坍方的乱石堆中爬去。炮工们也个个奋勇当先冲上去了。我又大声提醒道:“注意!不要光埋头装炮,眼睛瞄着边坡上一点,随时找好退路。石头下来才好躲避。”
    一场紧张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他们在每一块大石头上放上几条捆好的炸药,再用黄泥巴一糊,使炸药紧紧地贴在石头上。其他的人也都帮着炮工递送炸药和泥巴,整个工作紧张而有秩序的进行着。偶尔有石头滚下来,就跳开一步躲开石头后又继续装炮。不到十分钟,所有的大石头上都放上了炸药包。随着一声尖利的口哨声,人们全部撤离了现场,只留下了几个炮工在后面点炮。
    紧接着砰砰嘣嘣的爆炸声在山谷中回响,无数带着啸声的飞石从空中划过。犹如那战场上的连天炮火,好不热闹。工地上立即被浓烈的硝烟笼罩起来了。待硝烟散去以后,我们回到工地一看,所有的大石头都已经被炸得粉碎了。我一看表,整个过程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时来到工地的工人越来越多了。我又派了二十几个工人带上橇棍,爬到坍方的边坡上去。把那些还没有垮完的松石头全部橇下来,为下一步的工作消除安全隐患。
    正在此时,一辆吉普车来到了工地。我一看是谢处长来了,赶紧迎上前去。谢处长一下车就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道:“哈哈,又是你,这个拼命三郎。干得好啊,你当机立断搞爆破,给我们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我代表处党委谢谢你们了。”
    我却被说得脸都羞红了:“我算什么呀?”我回头指着那些工人们说:“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哪!”接着我转移了话题忧心忡忡地说道:“看起来可能有三千多方哪,槽子里又挤不下多少人,要是在平时靠人工清除起码要一个星期左右,现在要想不挡住明天的彩车,可不容易呀。”
    谁知谢处长却满怀信心地说道:“这点困难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有党的坚强领导,有这么多英雄的工人群众。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他指着山下的公路道:“你看,我们的大部队马上就到了。我已经调集了一千多人,还有几台推土机。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明天彩车到来之前把它消灭。”
    我回头一看,远处的公路上已经是黄烟滚滚,几十辆汽车,满载着工人浩浩荡荡地开来了。每辆汽车上都有一面红旗。工人们个个戴着安全帽,拿着橇棍、铁铲、抬槓绳索等工具,犹如解放军战士雄赳赳气昂昂的来了。车队中还有二、三台推土机就象坦克一样在隆隆地前进。那已经铺轨贯通的铁路上,平板车也满载着工人飞驰而来。也有不少的队伍打着红旗跑步来了。四方八面的人们像一股股的洪流,都在向这里汇集。好一派大战场的场面哪。看到这种阵仗,我心中的疑虑一下子就被驱散得干干净净。
    很快,前线临时指挥部成立了,各单位的段长、队长们都很快领受了命令展开了自己的队伍。顿时工地上一片人声沸腾,一场激烈的战斗又打响了。剩下的事情就用不着我操心了。我一头钻进了本队的工人队伍中参加了战斗。
    可是一开始由于参战的人员太多,又有三台推土机和人工混战在一起,使工地显得太拥挤,反而施展不开。可是人多主意也多,有不少的人纷纷向临时指挥部提出建议。于是指挥部根据大家的建议不断地进行了调整。把三台推土机放在坍方主体的中间,将土推向路堑的两端。人工集中在路基的两侧将土石向两边运送。这样就避免了人工和机械的相互干扰。可以充分发挥机械的作用。这样一来施工秩序确实就好多了。
    可是由于推土机为了怕损伤钢轨和枕木,不敢推得太低。所以,接近钢轨高度以下的土石方都要靠人工清理和搬运。而人工再多也无论如何比不上机器的速度呀,这无疑又影响了推土机的效率。这时,张华林看见有好几台轨道平板车,是运送工人来的。现在被搬下钢轨闲置在一边。他灵机一动,鬼点子又来了。他指挥着十几个工人,把一台平板车抬上了钢轨。把它一直推到了钢轨被埋没的尽头处,把车轮刹好固定后示意推土机,把高于平板车的土直接向平板车上推。那机器不费吹灰之力,一两铲就把平板车装满了。他又指挥工人把平板车一直推到674挡土墙处,直接把土卸到挡土墙下面去了。对于低于平板车的坍方,就用推土机顺着钢轨从路堑槽内推到两端填方,再由人工向两边排除。这样不仅加快了施工速度,而且使多余的人更好地发挥了作用。
    大家一看这个办法不错,立即把五个平板车全部利用起来了。在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在挡土墙一端由于运输距离比较长安排了三个,大桥端安排了两个。当第一辆平板车推走时,其余的人立即把第二辆车抬上钢轨进行装车。在卸车处又专门安排了几十个人进行卸车。加快了卸车的速度。那散落在平板车两边的土石方,也很快被其他的人运走了。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开始的混乱状态。大大加快了施工进度。
    入夜,工地上又是一片灯火通明,人们情绪高涨、干劲冲天,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和斗志,忘我地奋战在工地上。又是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又是一场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那些正在睡梦中的人们,你们可曾知道,这里也有这么一群最可爱的人,为了国庆的献礼。正彻夜奋战在工地上?不!他们的业绩,除了现场参战的人们并没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一切。只有大地作证,只有天上的日月星辰作证。而正是这些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在创造着历史,为祖国的建设立下了丰功伟绩。
    第二天的上午,当钢轨刚刚被掏了出来,露出银闪闪的光亮的时候。彩车正好来到了,那列车几乎是擦着刚刨开一车宽的石头,缓缓驰过。那一千多疲劳而又兴奋的工人,此时挥动着双手。迎接彩车的到来。
    在那彩车第一节车廂里,有一个首长模样的人探出头来,高声喊道:“工人同志们,你们辛苦了。”工人们也齐声答道:“首长辛苦了!”后面的车廂里都是川黔两省的人民代表、解放军代表和铁路文工团、慰问团的人。他们纷纷伸出头来,看见了这刚刚被抢通了的坍方场地。都被工人们的英雄壮举所感动。他们不少人含着热泪,高喊着:
    “向英雄的工人同志们学习!”
    “向英雄的工人同志们致敬!”那些解放军代表齐刷刷的行起了军礼。
    工人们也高呼:
    “向首长和代表们学习!”
    “向首长和代表们致敬!”
    这时我已经禁不住热泪纵横了。我深切地感到我已经和这个英雄的群体融合在一起了。只有在此时此地我才更加深切地体会到:“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句话的份量。他和这些千千万万默默无闻的工人群众辛勤的劳动,在此时此地才感受到,得到了祖国和人民的信任和赞扬。他仿佛感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这里已经到达了一个高峰。
    列车徐徐地前进,终于开过了工地,消失在远处的群山之中。我和工人们的心情却仍然浸沉在激动和兴奋之中。久久不能平息……。
    故事到这里应该基本结束了。当你看了以上这个故事,难道你不觉得当年五处的干部和工人是一个无名英雄的群体吗?难道他们不是最可爱的人吗?
 
时间:2015-11-19 15:39:00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