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昆铁路五一〇工程队泥石流抢险纪实

1967年5月,当时我在凉山越西县下普雄境内成昆铁路第二工程局第五工程处第三工程段五七工程队任政治指导员,我亲身经历了五一工程队泥石流,抢险救灾的全过程。现在我回忆当时令人震惊难忘的情景。

五一工程队位于五七工程队附近的一个大山沟出口处修桥,有一天深夜,该队职工和家属正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倾盆大雨,雷鸣闪电,大山沟上游的特大暴雨,山洪暴发,引起巨大的泥石流如排山倒海,倾泻而下,来势凶猛,势不可挡,全队住房倾刻倒塌,地形改变,面目全非,到处是受灾泥人的身影。

这一令人震惊的情景,被附近五七工程队夜间值班的职工发现,立即报告给我和队领导,火速动员全队职工立即投入抢险救灾,灾害无情人有情,灾情就是命令,大家奋不顾身,全力以赴,冒雨抢险,有的跑到险情原发地附近抢险,有的跑到河边抢险,有的顺着泥厂流的流向抢险,有的跳入河中抢险,哪里有遇险的职工和家属,就在哪里抢险,对遇险的职工和家属,拉的拉,扶的扶,背的背,抬的抬,将其送到五七工程队文化室集中。炊事班的同志急忙烧热水、开水、姜开水,供获救的人使用。医务人员及时给受伤获救的人清洗、包扎伤口,给药吃。大家给获救的人洗身上的稀泥,送上热气腾腾的开水,姜开水喝,烧火取暖,有很多职工和家属积极主动将自己的衣服送给获救的人穿,大家忙得不可开交。

我和本队一些职工顺着河边往下游方向收索抢救受灾的职工,并及时将获救的人送回文化室,继续往下游搜索,约在一里路的地方,疑似几个受灾的人在河中间被挡着,但夜间难以判断,泥浆水流动,不知深浅,不敢贸然下去。这时,我叫人就地观察,立即跑到附近五五工程队请求救援,当我跑到该队门大声喊:“紧急抢险,请求救援”时,回应的是:砰!砰!砰!三声枪响!万万没想到,原来该队正在被土匪抢劫,我立即趴下身子,弯着腰,往回跑,跑到至谷地里碰上了一名自救爬上河岸迷失方向的受灾职工,他双手抱着我说:“我是五一的潘学达,你救救我吧!”我说我就是来救你的,我背你,好在当时我年轻力壮,我背着他往回走。包谷地的松土被水淹成了稀泥,每走一步双脚陷在稀泥里,行走困难,背起走了一段路程,越背越重,越走越累,雨水、汗水、稀泥融为一体,心里很着急,一时喘不过气来,感到筋疲力尽,举步维艰,身边无别的人,无法替换,面临严峻的考验,我鼓着救人的勇气,咬紧牙关,在稀泥里坚持一步一趟地往回跋行,大约走了几百米,终于到达了本队文化室,这时我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大家急忙给他清洗身上的稀泥,让他喝着开水。我休息片刻,回到队部,当我看见获救的职工躺在我的床上,穿着我枕边的衣服,以亲切的目光,激动的心情与我说话时,我感到十分欣慰。全队职工和家属以奋不顾身的精神,同心协力,奋战泥石流,抢险救灾,经过一夜的努力,使70多名受灾的职工和家属获救,并尽最大的努力给予照顾,使获救的职工和家属感到家庭般的温暖。

当时,五七工程队与处机关只有几里路远,但由于严重的自然灾害造成通讯、交通中断,无法及时向处领导汇报灾情,处领导对严重灾情全然不知。在异常紧急的情况下,电工班的同志急中生智,在深夜带着手电筒,提着电话机和脚钩,冒雨摸黑上山,在山顶的电线杆上,将电话机的线搭在通讯线路上,终于给处领导打通电话,汇报了灾情。处领导对严重的灾情高度重视,次日清晨处革委会主任郭跃庭等领导步行到受灾现场看望慰问受灾职工和家属,并采取紧急措施,及时将受伤的职工和家属送到处医院和局医院治疗,对其余的受灾职工和家属及时解决了食宿和衣被等问题。在处领导的关怀和各方面的支持帮助下,泥石流自然灾害造成的严重灾情得到了妥善处理。时至今日,此事已过去47年,我与一些亲身经历者谈及此事时,大家都感到令人难忘,记忆犹新!

公司退休职工石清泵(原五处党委组织科副科长)

时间:2014-11-21 17:14:51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