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耀史册的成昆岁月

西南边陲,最具特色的铁路是成昆铁路。她北起四川省会成都市,南迄云南省会昆明市,全长1100公里。在成昆铁路勘察设计初期,前苏联专家曾断言大小凉山地区是修筑铁路的禁区。

然而英雄的铁路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大无畏的精神,穿越世界地质博物馆,用血肉之躯建成了这条西南铁路的重要干线,成就了世界铁路建筑史无前例的丰碑,是人类征服大自然的杰作之一。1984128,她荣获了联合国颁发的人类征服自然的金奖,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特别奖。她充分展示了伟大的中国铁路工人,在大自然面前的奇妙想象力和伟大创造力,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铸造了光耀史册的“成昆精神”。

40年的修路人生中,我曾先后4次参加成昆铁路建设,从“大跃进”的1958年到197071日,成昆铁路建成通车,先后历时12个年头,从一个学生娃,融入中铁二局这个“开路先锋”的英雄群体,在这座熔炉里锻炼成长,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回忆……

那是“大跃进”山呼海啸的狂潮中,四川省6条铁路同时上马,仅成昆铁路就上了12万工人,铁路会战,如火如荼。我还记得当时有一句话:“快马加鞭修成昆,一天赛过二十年,半年修到峨眉,一年会师西昌!”那时修路是人海战术,抬筐挑土排成长串往路基上冲。最令我惊奇的是光溜溜的滑道上跑泥滑船,把大块大块的石头运到桥涵工地,还有鸡公车上驮着一大土箕土,前有人拉后有人推,飞似地往路基填方上跑。工人们决心大、干劲足,天不亮就上班,天黑了还在“放卫星”。“天不怕地不怕,千难万险脚下踏。坚决修通成昆线,革命到底不回家!”女工们个个是穆桂英、花木兰,要同男工比高低。正当大家高唱“戴花要戴大红花,一工挖出八十方”的时候,传来了成昆铁路下马的指令,工人们含着眼泪,扛着锄头,背着背包,纷纷回家,一修成昆线就这样落下帷幕。

一九六0年春天,我和三、四十名高中学生,同铁二局五处的一万八千多名工人,爬山涉水挺进大小凉山,再次掀起筑成昆路高潮。

大小凉山、大渡河,这是非常传奇神秘的地方。我们乘车翻越泥巴山,到达普雄,又从普雄折返汉源,渡过大渡河,翻越黄羊难攀的凤窝,经过三四天的折腾,赶到了甘洛玉田乡,这时才深深感到:“畏途崖实难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涵义。

到了工程队,同工人们一道上山砍树条,自己搭床铺,夜晚睡觉没有灯,白天进洞点着柴油火把打隧道。当时正处灾荒年,生活非常艰苦,大米供应不上了就煮浑包谷子、浑麦子充饥,一个月只有二两清油,半斤肉,根本没有蔬菜吃。每天得派一个班组上山挖野菜牛尾苕、黄姜代食品,不少人都患了水肿病。近两万人苦干了一年,国民经济贯彻调整方针时,成昆铁路再次下马。我们扔掉箱箱柜柜和衣物,背着极其简单的行李,顺着大渡河畔的崎岖险道,途经深溪沟、雪区、道林子、枕头坝、金口河、场坪、龙池,从大凉山腹地,跋涉六、七天,终于走到了峨眉。短短的三年多时间里,成昆铁路两上两下,不时国家之困难可以想像。人生经此磨难,才深知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艰苦,深知革命与建设要取得胜利之不易。

时光荏苒,到了一九六五年,国民经济逐渐复苏。这时,美帝国主义侵越战争升级。毛主席纵览世界形势,感到战争越来越威胁我国的安宁。他对中央领导干部讲:“成昆铁路一天修不通,我就一天睡不着觉!”于是发出了“三线建设要抓紧!”“成昆铁路要快修”的指令。我们铁二局组织了二十万人马战成昆,在成昆铁路最艰险的北段打响了“淮海战役”。筑路工人们是憋着为中国争气,为毛主席争光的劲头,在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下再向虎山行。

这一次西南铁路会战被称之为“淮海战役”,说明从中央到地方,从铁二局到每个工程处、段、队,都下了很大决心。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从贵州安顺迁至西昌,中共中央西南局党政领导、铁道部、铁道兵党政领导亲自挂帅,党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同志亲自到官村堤隧道视察。铁二局机关从成都迁往甘洛县城,靠前指挥。

这次会战,指挥人员非常精明,首先组织先遣施工人员,把每个工程处的便道抢通,电力线、通信线搞好,大队人马从川黔线、贵昆线撤下来,就大干快上成昆线,掀起了大战桥梁、隧道热潮,提出了“涵洞不过日,小桥不过旬,大桥不过月”、隧道提出了“百工一公尺,月成洞一百米”的战斗口号。全体员工以临战姿态,争分夺秒,顽强拼搏,施工进度月月超产。官村堤隧道创造了进出口月成洞百米,赢得党中央的贺电,在中央贺电鼓舞下,铁二局有8座长大隧道,月月实现百米成洞,有的竟创造月成洞三百米的全国纪录。

记得我们五工程处,从川黔线挥师北上成昆铁路,激战铁西至普雄段。我所在的二段四个工程队修建拉白车站,拉白三线大桥和三座隧道。由于地形限制,拉白车站长度不够,车站不得不修在三线大桥上。我们工程队担任拉白1号、2号隧道及车站施工。这两座隧道总长不过1300,地质条件都非常坏,三天两头塌方,在全局都出了名,冒顶开天窗就达二三十次,是一个典型的病害工程群体。有一天,我们到食堂就餐,走在前面的理发员苏绍全突然坠落坑里,从地下又黑又深的孔里传来他的呼救声。我们急忙跑到料库扛来安全绳,绳头绑上拧亮的电筒,慢慢将安全绳放到孔底,叫理发员拴在身上,然后慢慢拉了上来。为此工程队只好从山坡上迁到牛日河对岸建新房,上下班走摇摇晃晃的悬索桥。一个工程队四百多人在一个工点修建两次房屋,这在我筑路四十年的生涯里还是第一次。

由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干扰破坏,武斗升级,干部工人被迫离开工地,成昆铁路北段陷入完全停工瘫痪状态,原定的196871通车计划已成泡影。根据国际国内形势,毛主席、党中央要求成昆铁路复工并于197071通车。周总理亲自主持会议,要求四川两派大联合,成昆铁路全面实行军管。经过紧急动员,干部职工迅速回到工地,掀起了抢通车迎铺轨的大战热潮,决心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不少人几天几夜奋战在桥头隧道里,宁愿不睡觉也要让毛主席睡好觉。全线员工就是靠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的精神,克服了无数艰难困苦,终于在197071,成昆铁路全线通车。

党中央发了贺电,充分肯定我们铁二局在成昆铁路和西南路网建设的丰功伟绩。这是我们铁二局建筑史上的光辉一页,也是我们二局人值得骄傲的光辉一页。中铁二局人将继续高举“开路先锋”的大旗,发扬当年二局人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豪迈精神,在西部大开发中,永远前进,再铸辉煌!(刘仕全/文)

时间:2014-10-27 16:47:20

[ 关 闭 ]